ag娱乐APP_ag娱乐app平台下载

主页 > 港闻 > > 正文

石璐杉 闯荡香港新闻界的重庆妹子

2020-06-28 17:16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【摘要】 石璐杉,33岁,沙坪坝人。2005年来到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全球传播专业研究生,2006年进入香港《大公报》,现任《大公报》港闻部副主任。

  石璐杉,33岁,沙坪坝人。2005年来到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全球传播专业研究生,2006年进入香港《大公报》,现任《大公报》港闻部副主任。

  在位于香港北角健康东街29号柯达大厦2座3楼的香港《大公报》社,人人都知道港闻部有个重庆妹子石璐杉。

  在《大公报》总编辑贾西平眼里,石璐杉有着山城姑娘独有的泼辣劲,不管什么场合都不怯场。

  从一名普通的港漂青年,到在香港新闻界站住脚的职业记者,石璐杉说,支撑着自己一路前行的,是重庆人“爬坡上坎”的勇气。

  2005年8月31日,22岁的石璐杉一个人拎着30公斤的行李来到香港。当时她刚拿到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证书,来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全球传播专业硕士研究生。

  香港中文大学依山而建,出门就要爬坡上坎,这让自小生活在重庆的石璐杉觉得十分亲切。一年后,她修完课程并在香港《大公报》求职成功,等待她的是到香港打拼的人几乎都要经历的“蜗居”生活。

  刚入住时,她和室友商量着要在洗手间里装台洗衣机。为了省钱,她们乘火车去深圳买了一台1000多元的小洗衣机。她和师弟、室友3个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近百斤的洗衣机从深圳搬回香港,这让她手臂酸疼了好几天。

  “蜗居”还遭遇过盗窃:2014年10月的一天,加班到凌晨3点的石璐杉回家后发现洗手间的窗户玻璃被敲破了,家里一片狼藉,她立刻打电话报警。做完笔录已是凌晨5点30分,她匆匆找人修好洗手间窗户后,又赶紧回报社上班。

  石璐杉从小便展现出过人的文字能力。在重庆读小学、中学期间,先后在《少年先锋报》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等媒体上发表过文章,在南开中学读书时还担任过学校文学社的社长,当记者一直是她的梦想。

  刚进《大公报》时,因不懂粤语,石璐杉被新闻部拒之门外,不得已做了编辑,这让她深感失落。在花了一年时间自学粤语后,2007年,她进入《大公报》港闻部,成为一名记者。

  新闻行业本来就是高强高压型,香港人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又特别快,加班和熬夜成了石璐杉生活的常态。

  2008年,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在香港举行,她和两名同事负责全程跟进报道。8月的香港酷热难当,由于马匹娇贵怕热,马术比赛不是安排在清晨,就是在傍晚时分举行。她至今还记得,开幕那天的比赛是早上七点,但提前3个小时就要进行安检,也就是说凌晨4点就要入场。这对经常加班到深夜十一二点下班、凌晨一两点才能上床休息的记者来说,意味着根本没有休息时间。那段时间,她起早贪黑、熬更守夜,顺利完成了奥运会马术比赛的报道任务。

  尽管辛苦,但和出差比起来,加班、熬夜又算不了什么。2011年3月,报社安排石璐杉和同事去北京采访全国两会。一到北京,她就感冒了,但两会的采访任务很重,两个人每天要完成两到三个版的稿件任务。近半个月的会期,她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,连吃饭的时间都很紧张。为了集中精神写稿,她连感冒药都不敢吃。终于有一天,她在酒店房间写稿时竟睡着了,醒来时,她觉得心里特别难过,于是打电话给妈妈,哭着说:“我不明白怎么有份工作不让人吃饭,也不让人睡觉的。”打完电话,她抹抹眼泪,又继续码字。

  虽然辛苦,但石璐杉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却超乎了别人的想象。做记者,几乎每天都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和事,这种新鲜感带来的吸引力使她沉溺其中。

  2012年,她曾经转行到一家在港的国企工作。但3个月后,她又重新回到了报社。同事们取笑她“真是贱命一条!”

  踏实投入的工作态度带来的是职场的认可:成为记者后,几乎每年她都是报社的优秀员工,2014年被提拔为港闻部副主任。

  十年港漂,石璐杉以记者的身份快速参与到香港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快速融入了这个城市。她形容自己如今已经“半港化”,但“与生俱来的重庆人个性却从未被冲淡”。

  今年2月26日,采访组一行来到香港的当天,她正在做去北京采访全国两会的前期准备,忙得不得了,但仍然第一时间赶来带我们熟悉周边环境,办理八达通、当地电话卡,再将如何乘坐香港巴士、地铁等一一指点清楚后,才匆匆离开。

  她性格中的豪爽耿直更体现在工作中。《大公报》评论部主任潘江鲲形容她“工作中有一股泼辣劲”,“见不得别人(工作)做得不好,哪怕不关自己的事也要去逼着人家改正,非要(把工作)干好不可”。

  重庆人吃辣的习惯更是深入石璐杉的骨髓。每次从重庆回香港,她都要带上火锅底料,叫上同事们去涮火锅,点上一锅清汤,自己加料,吃得满头冒汗。

  独自在香港生活,她也会时常感到孤单和迷茫,也曾在深夜因为思念母亲而流泪。曾经,她也和无数港漂青年一样,徘徊在去留之间,但最终留住她的,正是那份“爬坡上坎”的勇气。

  “无论在香港,还是在重庆,见到山就翻过去,见到坎就爬上去。”石璐杉说,生活总是艰辛的,在哪里都一样。只有自己勇者无惧,才不会再有异乡人的疏离!

点击排行